以交通爲設計導向,建造地鐵上方的城市生活 ▎港鐵天頌

2019-06-28 作者:


“地鐵,在過去150余年間爲人們帶來高效、愉悅的生活體驗,也爲城市發展注入生命力。


2019年,深圳地鐵正上演著14條線路,270余公裏項目同時在建的罕見景觀。這也代表著與其配套的“地鐵上蓋物業”,正成爲這個城市未來建設的一大重點。然而因土地開發條件的複雜性,使得具有藝術性的創作與技術落地如何精准結合,成爲建築師面臨的一大挑戰。 ”




近年,華陽國際從設計到落地,不斷拓展實踐邊界,以不同的設計角色出現于多個地鐵上蓋項目中,其中包括:長圳地鐵車輛段上蓋物業項目、港鐵天頌、文體公園深雲地鐵車輛段上蓋物業項目、松崗車輛段上蓋物業項目、坪地停車場上蓋物業項目、廣州地鐵蘿崗車輛段物業項目等,希望真正通過設計縫合城市孤島,激活城市土地。


本次介紹華陽國際參與設計的港鐵天頌,亦爲港鐵集團“軌道交通+社區綜合發展模式”在內地的首發力作,看創意與技術如何讓場地生長出溫度。




01

規劃布局體系

對話複雜土地條件


當設計要賦予土地形象的時候,必須參詢土地原本條件,這就是設計的開始。


港鐵天頌,深圳市龍華車輛段上蓋物業開發項目的一期工程,位于龍華布龍路與和平路交接處,鄰近地鐵龍勝站,總用地面積約89410㎡,其中46.3%爲車輛段平台區,其余爲高度相差7米的白地區。




咽喉區、試車線、檢修線、洗車線……作爲地鐵檢修停靠站的車輛段地塊,因其複雜功能造成的不規則形態及低荷載承受力,使得占基地過半面積的平台區在規劃布局一開始,便需要將住區形象、結構選型、建造落地等多維度因素納入設計考慮。






面對地塊的較大高差,白地區一部分標高擡升至與平台區相接,其擡升空間作爲車庫使用。


項目整體規劃布局在多次結構技術力量的測驗研究下,對不同區域預留荷載進行驗算,最終決定在平台區分別設置“3層、7層、15層的低密度住宅産品”,並選擇鋼結構或混凝土結構的不同結構選型,在結構設計的參與中推進方案生成。





與平台區相比,平面狹長的白地區土地限制較小,因此該地塊選擇點式布局布置“9棟31-50層高層及超高層住宅産品”,從而減少建築物的面寬及保持各棟之間的間距,一方面抵消屏風效應,一方面高度錯落形成豐富城市天際線。



整體建築布局確定後,項目中部留出萬余平中央景觀園林區,爲居民提供活動場所。








02

坡道環繞基地

激活城市孤島空間



如果說,規劃布局讓破碎地塊開始煥發生命,有效的交通體系建立則充分激活土地活力。


毗鄰城市主幹道的地鐵車輛段平台區,將項目與城市完全割裂。因此車行流線在規劃布局基礎上,圍繞基地外圈設置車行坡道,從城市主幹道連接至平台上方,經由長坡爬升,從城市進入住區,生活場景在行進中緩緩展開。





土地複雜性對項目豐富度有著無盡的貢獻,這種豐富性同時發生在因基地擡升而産生的車庫空間中。


項目在整體標高體系指引下,根據平台區擡升空間尺度不同,分別設置2-4層車庫,沿坡道形成4個分層出入口。形成層層疊級退台車庫同時,豐富豎向空間層次,方便平台區住戶就近停車。




從規劃布局到交通連接,坡道的引入,成爲激活破碎場地的活力來源。



03

多元人行路徑

高品質抵達住區生活



中央園林區、社區商業空間、核心景觀軸……多維度的活動場所設置,不僅爲社區內提供活動可能,更爲城市周邊區域帶來了活動豐富性。但所謂住區生活豐富性,不只在于公共空間的多樣設置,更重視抵達率。


在港鐵天頌中,多種人行出入口的設置,正是爲住戶創造了在城市與住區生活之間穿梭的可能。




經由地鐵站或室外大樓梯,人流可直接進入與地鐵口統一標高的小區社區商業,在室內購物活動後直接歸家。于此同時,公共交通的存在,有效爲商業吸引大量外來人流,打造城市空間集聚地。






另一方面,多個人行出入口,分散設置于車輛段平台區的布龍路和龍華和平路上,通過豎向電梯以及風雨連廊,爲人們從城市主幹道上直接歸家提供了多樣可能。






對于社區住戶來說,中央園林區的設置可能是日常生活中最頻繁活動的區域。因此,項目交通體系中的坡道、出入口與小區內道路均指向該區域,殊途同歸。




港鐵天頌,面對交通區位優勢和複雜土地的雙重條件,從規劃、結構到交通,不斷將限制轉化爲設計可能性,真正讓軌道基礎設施用地上的住區生活獲得豐富體驗。







項目檔案

項目名稱:港鐵天頌

項目類型:地鐵上蓋物業/住宅綜合體

項目地點:深圳,龍華

用地面積:89,410㎡

總建築面積:311,687㎡

設計時間:2012

竣工時間:2017

建設單位:港鐵集團

設計單位:華陽國際設計集團/梁黃顧建築設計(深圳)有限公司